去年正月初四后他一直住在女儿家,存折也带到了女儿家。自己生病后需要花钱,他让女儿女婿把这些钱取了出来,除了看病的钱,剩下的钱让女儿暂时代管。但他没想到,就是因为代管私房钱,给女儿惹来了大麻烦。

“出来住真是爽飞了!”沈末(化名)是北方一所高校的大二学生,她的学校位于开发区的大学城。高中住校的经历让她厌倦了宿舍生活,一上大学,她就在这个城市的外环与人合租了一套100平方米的新房。